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【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】(二十六)
    【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】(二十六)2018-11-10氤氲的雾气弥漫在浴室里,在一片朦胧迷茫的水雾中,妈妈微闭双眸,任由水压十足温度适宜的热水冲到那曼妙无比的娇躯上,溅起滴滴点点的水花。

    妈妈白皙的皮肤如凝脂般光滑,身材完美无缺。

    丰满坚挺的双峰,粉红色的乳晕上,点缀着两颗令人垂涎欲滴的乳头,平坦光滑的小腹,纤细的腰肢,挺翘的丰臀,笔直修长的双腿,无懈可击的玉足,以及那被芳草萋萋覆盖的秘密花园,无不散发着诱人的魅力,而迷茫的水雾更让这幅美人淋浴图平添一丝神秘与诱惑。

    正如所有爱美的女人一样,妈妈喜欢淋浴,这不仅能够洗刷掉身体上的尘埃污垢,更是一种舒缓压力的方式。

    以前每每遇到棘手的桉件,或者有复杂的情况需要处理,妈妈都会选择一个长长的热水澡。

    一方面让自己暂时离开了现实的纷扰,疲惫的身躯得到休息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心理上也得到片刻的安宁。

    娇躯历经舒适的热水洗礼,彷佛焕然一新,而自己也会精神充沛,思维活跃,先前的山重水复疑无路的状况似乎并没有那么棘手,变得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    然而连日来的际遇打破了这一切,不仅仅让日常平澹如水生活戛然而止,就连自己的身体也在不知不觉中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在女流氓慧姐,变态的凌昭,以及彪哥,龙哥等各路人马全方位多角度,花样百出,层出不穷的调教开发之下,新的世界的大门彷佛打开,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欲望被彻底唤醒。

    妈妈愈发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,欲望之火愈加强烈。

    如果说一开始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被强迫所致,别无选择的话,那么在恢复自由之身以后还无法从中走出似乎就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多年以来妈妈的生活相对来说很是平澹,少了激情,多了寂寞。

    一方面因为肩上的职责所在,言行举止都需要格外注意;另一方面,爸爸常年不在身边,而自己却到了如狼似虎的年龄,作为一个正常有生理需求的女人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感到空虚。

    而爸爸身在国外,在对我的教育上妈妈可谓同时扮演了慈母和严母两个角色。

    身份的限制,加上家庭条件的特殊性,导致妈妈的本性一直都被社会,家庭,工作的职责所压制,久久不得释放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背景之下,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,自己的身体已然沉迷于欲海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虽然相对于先前的身陷囹圄,现在的状况已经好了很多,但自己依然有时不由自主的想起被调教玩弄的各种场景,起初还觉得屈辱羞耻,慢慢的羞辱感逐渐减退,取而代之的居然是兴奋感,甚至在某些瞬间又重新燃起了渴望。

    尤其是慧姐那个女变态,调教凌虐起自己毫不留情,小小年纪,居然好像比自己更加了解自己的身体,能通过无数种形式能把自己送上高潮的巅峰;不仅如此,她似乎还对自己的美脚特别迷恋,花样百出的玩弄凌虐这双玉足。

    想起这里,妈妈不由得脸泛潮红,双脚不由自主的向后退缩,大腿本能的向内夹紧。

    透过朦朦胧胧的水雾,大腿内侧的“骚逼”

    二字已然有些模煳,但是隐隐的还能看到些遗留的痕迹。

    那个陌生的神秘人应该就是慧姐,她应该是厌倦了先前的方式,换一种方式暗中操控自己,以得到更多的刺激。

    而自己这不争气的身体却也偏偏沉迷其中。

    “真的,好舒服啊……”

    此情此景,萋萋芳草覆盖的蜜穴已经有潺潺淫液滴出,妈妈不由得左手抚摸着粉红色的乳头,右手掠过平坦的小腹,葱根一般的中指插入小穴,开始有节奏的拨弄。

    本就春意盎然的浴室顿时间有了淫荡的气息,还有声声诱人的娇喘。

    在洁白的浴灯灯光的照耀下,润滑的玉体愈发淫荡亢奋,妈妈的喘息声逐渐变得粗重,已经不由自主发出阵阵浪叫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左脚已经向外跨出一步,双腿之间留出更多空间。

    左手交替揉搓着一双鲜嫩欲滴的乳房,而右手的幅度也逐渐加大,从开始的中指到中指和食指,联手冲击着湿润不堪的小穴,大腿内侧也试图加紧,相互摩擦以带来更都的快感。

    头顶上舒适的温水还在不断的冲刷,热水不仅促进血液的循环,更彻底打开人似乎正在激烈的争辩:一个说:“江秀,你该醒醒了,梦魇已经过去,现在好不容易恢复了自由,你应该重新收拾心情,忘掉一切,重新投入到正常的生活中去。尽快想办法摆脱神秘人物的纠缠,那些凌辱过自己的坏人很多还在逍遥法外,身为人民警察你更应该重新振作起来将他们绳之以法!”

    而另一个声音却说:“江秀啊江秀,你为什么总是要和自己过不去呢?你的身性本就如此,只不过机缘巧合之下让你认清了自己的这一面,你不是也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嘛?为什么不顺其自然,遵从自己的身体,随性而为?别让这个女警的身份成为你的牵绊,你应该寻求解放自我!”

    两个完全对立的声音似乎都有着充足的理由支撑自己的论点,而身为矛盾体的妈妈却陷入了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况。

    “算了,先暂且享受片刻的宁静吧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的确,妈妈的思绪很乱,自己需要在头脑完全清醒的时候,把这一切杂乱无序的事情理顺,然后在寻求解决之法,加上现在自己已经身心俱疲,现在自己需要的就是彻底的休息,不去想这些纷纷扰扰。

    雾气终于散去,妈妈擦干湿漉漉的身体,穿上一袭雪白色的丝绸居家睡裙,只有光滑的足踝和玲珑的玉足从长裙下露出。

    历经舒展滋润后的娇躯,宛如柔美的鲜花被浇灌过一样恢复了娇艳,热水驱散了连日来的疲倦,虽然心情不是特别好,但是妈妈看起来依然是那样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回望刚刚充斥着激情的浴室,妈妈不禁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天哪,刚刚自己弄出这么大动静来,不会都让志伟听见了吧?不对,都这个时间了,志伟怎么还不回家?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经到了晚上八点。

    家里现在只有自己一人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,发信人显示:志伟。

    “妈,最近我功课落下了不少,尤其是数学,我想这几天住在老师家里,他也答应多帮我补补课。过一个礼拜左右我就回家,到时候一切就差不多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你好好学习,尽量别给老师添麻烦!”

    发出这条短信,妈妈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诚然,这段时间我们母子的经历境遇似乎难以启齿,对于妈妈这种思想正统的人来说,乱伦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,但是我们却做了,而且不止一次,更有甚者自己也从中获取了巨大的快乐。

    如果爸爸不在家,那么和我独处,不仅仅气氛尴尬,妈妈还担心我们会情非得已的做出更加过火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对于我的感情,她只有母亲对儿子的爱,别无其他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暂时不见面,也算是一种冷却吧。

    “就当这是一场噩梦吧,时间会冲澹一切的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妈妈心里有些释然。

    “好的妈妈,最近辛苦,你好好休息吧,晚安!”

    “晚安,志伟!”

    夜,夜色开始,夜,夜幕降临!妈妈刚刚吹干头发,手机短信提示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“哦?难道志伟那边有有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妈妈喃喃自语,结果拿起手机,顿时脸色变了!“骚逼,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发消息的是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“我刚洗好澡。”

    看到消息的一刹那,妈妈心里砰砰砰的跳个不停,又紧张又期待,先前的思想斗争全然没有了踪影,所谓的正义感,道德观念在顷刻之间荡然无存,对于这种命令,似乎除了服从,没有任何其余的选择,种种迹象来看,这就是那个神秘人,他究竟想干什么?“贱逼,不知道该怎么和主人说话嘛?”

    “是,骚逼错了,请主人责罚。”从一个精明干练落落大方的女警变成一个淫贱下荡,唯命是从的母狗,这种天差地别的角色转变在妈妈那里也就是一瞬间的事。

    “哼,看你态度还不错,饶过你这一次!赶紧上qq,主人有话问你!”

    妈妈很快打开笔记本电脑,登上神秘人给的qq账号,浑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一种走火入魔的状态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省城,金龙网吧,某个豪华包厢,灯光昏黄。

    网吧里喧嚣声此起彼伏,外面霓虹灯闪亮,车辆熙熙攘攘,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而没人会想到,包厢里正上演着这样一出好戏:媚姐坐在椅子上,高高在上,翘着二郎腿,大红色的连衣裙下,一双包了现实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?”

    回想起这一天光怪陆离的际遇,恐怕这辈子经历过的,见识过的都没有如此丰富多彩。

    起初怀着对视频里女主的身份焦虑而担忧的心情来到省城;而确认了妈妈就是那个被凌辱调教的对象以后,脑子里一片空白,接着就是不解与愤怒;这还不算完,自己的行踪目的早被人暗中盯上,无巧不成书,媚姐正是当时在机场勾引挑逗自己的美少妇,看来自己命中注定要遇上这个克星,在媚姐的调教指引下,自己竟然对妈妈被调教虐待玩弄的场景起了生理反应,并渐渐沉醉其中。

    而最后终于没能禁得起媚姐的挑逗,意志崩溃,一泻千里,多年来一直行得正走得端,却拜倒在其他女人脚下。

    而激情过后,往往就是一片空白,空白过后是冷静。

    逐渐恢复了理性的爸爸对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懊恼不已,他深知妈妈的心性品行,相信妈妈是绝不会如此堕落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,秀秀一定是被迫的!”

    爸爸虽然呼吸没有调匀,但是语气坚定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秀秀,叫的可真亲热,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不到黄河不死心?”

    帷幕后面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相比于媚姐,少了几分熟女的气息,但是却充斥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经历过凡此种种,爸爸早已三观尽毁,完全无法相信事情居然比眼前看到的还要复杂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你老婆,你的女神,所谓的警花江秀,是个淫贱十足的荡妇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胡说,不准你侮辱秀秀。”

    爸爸此刻已经恢复了正常,绝不容许别人如此侮辱妈妈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呢?”

    伴随着红色帷幕徐徐地拉开,一个女王范十足的女人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出乎爸爸意料的是,来人竟然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,染着一头黄色的头发,一身黑色皮衣,黑色网袜,足蹬黑色长靴。

    相比于媚姐,少了成熟女人的妩媚妖艳,但是多了几分霸气和狂野,不是慧姐还是谁。

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,江秀那个婊子早就被我玩烂了,你可以去问问她,她那淫荡的身体已经被我用各种花样玩了个遍,对她身体的熟悉程度恐怕比你还要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无耻”

    爸爸脸色铁青,但是盛怒之下,一时语塞,头脑空白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无耻?别说笑话了可以吗?”

    慧姐不怒反喜,继续说道:“你老婆,一个骚货警花,让我彻底开发了她淫荡的本性。你是没有看到,她跪在我的脚下,求本女王穿着丝袜高跟鞋,操烂她的骚逼!你说说,这到底是谁无耻啊?”

    “你去死吧!”

    爸爸盛怒之下,怒吼而出,这种程度的侮辱已经是远远超出了忍受范围,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挣脱了两个打手,挥着拳头,扑向少女,恨不得将这个黄色短发的女人狠狠撕裂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慧姐轻轻的哼了一声,嘴角上扬,灵敏的躲开了爸爸的奋力一击,随即趁着爸爸没回过神的时间差,跳起来狠狠的手刀砍在爸爸的脖子上,爸爸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“和你那个窝囊废儿子一摸一样,都是废物!”

    但是明显呼吸加重,浑身震颤,虽然心理上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,但是却无法容忍别人这样肆无忌惮的侮辱妈妈。

    “这就受不了了?那听完接下来的,估计你要心理崩溃呢?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爸爸几乎是咆哮着说出来的,发生的这一切已经完全超乎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好吧,这是你自己找的,时间不早不晚,正好八点半,马上就有好戏即将上演!”

    我最近的日子过得也不算好。

    逃离魔窟以后,我发现我再也回不到以前的生活中,近来的经历让我无法继续专注于学业,即使上课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,老师讲的内容完全听不进去,满脑子里都想着妈妈以及近期的际遇。

    当然,我对妈妈撒了谎,放了学我没有去老师家里补课,相反,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礼拜的日租房,因为我需要一个相对独立的环境来整理下思绪,考虑以后该如何面对妈妈。

    以前,我只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好学生。

    爸爸常年在国外
为您推荐